文章| 产品设计| 活动|
勒·柯布西耶对混凝土的热爱


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对混凝土的热爱,早在他的职业生涯初期就已经显露。他在17岁时,就已经设计了他的第一个建筑作品Villa Fallet。



Villa Fallet

La Chaux-de-Fonds, Switzerland, 1905–07

这座房子在传统瑞士木屋的背景下融合了中世纪元素



1907年,这位从未受过正统建筑教育的年轻建筑师以对自身艺术教育为使命,开始了在中欧的游学。

在巴黎,

他在结构合理论者和钢筋混凝土先驱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1874~1954)的办公室当学徒,

随后于1910年短暂进入柏林的贝伦斯(Peter Behrens,1868~1940)事务所工作。

 




在佩雷那里,他学会了钢筋混凝土的使用;

在贝伦斯那里,他对现代机器化大生产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在两个事务所的工作时间都不长,但却奠定了他设计生涯的基石。

这些在建筑领域中不断深入探索的经验,

奠定了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终生运用混凝土材料的基础。

 

最初,对于这种材料的研究使用出于纯粹的经济目的:虽然建筑师更希望可以使用钢结构,而钢筋混凝土被证明是更为经济适用的选择。 


1915年,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与马克斯·杜波依斯(Max Dubois)、佩雷特(Perret)合作,对钢筋混凝土结构系统(Maison Dom-ino)进行了理论研究,该名称采用了拉丁词词语“domus”和“dominos”(多米诺骨牌游戏)的双关组合。该研究旨在找到一种价格合理的标准化建造系统:建筑的每一个构件都在工厂流水线上像工业产品一样按照规定的模数成批生产出来,然后运到工地上,再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进行组合排列。建筑的墙面仅仅是一层隔断,它的位置完全取决于同样是工厂标准生产的家具位置。在这样的工地上,“只需要一个工种的工人——瓦工,就可以建造住宅。”该系统可以解决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残酷破坏所造成的住房短缺问题。



钢筋混凝土结构框架系统 Maison Dom-ino



但是,他很快着迷于混凝土出色的适应性能,和其在雕塑和结构上的表现潜力。混凝土具有塑造成任何形状的能力,并可以在其表面做出各种纹理。其结构适应性是他在《新建筑》中提出的「新建筑五要素」的基础:底层独立支柱、屋顶花园、开放式平面结构、自由立面、横向长窗。萨伏伊(The Villa Savoye)别墅,正是这五点最具标志性的纯粹体现。



萨伏伊别墅 Villa Savoye

Poissy, France, 1928–31




萨伏伊别墅有着悠久的历史

可以说是勒·柯布西耶最著名的项目



正如在机器美学浪潮中不断与古典建筑联系起来的重要性一样,在众多建筑材料中,唯有混凝土能实现勒·柯布西耶其早期的建筑设计理想。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机械带来的破坏力量,使他更具批判性地重新考虑先前他对于机器的认可态度。直到战后时期,他才真正开始探索混凝土的巨大潜力。

 

·柯布西耶拥抱现代和具有古典主义纪念意义的建筑语言,并将浪漫主义与感性思考相结合,将注意力转移到混凝土的质感表现力上。使建筑既可以拥有纯粹的原始感,又可以在规模上比以往更宏伟。在诸如拉图雷特修道院(La Tourette)和廊香教堂(Ronchamp)的设计思考探索中,充分体现诗意的工程师poetic engineer)这一概念。

 

正是在此过程中,勒·柯布西耶无意间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建筑材料——未加工的混凝土(Beton brut)。

 

1962年5月26日,他在给Josep Lluís Sert的一封信中写道:

 

 "Beton brut was born at the Unite d’Habitationat Marseilles where there were 80 contractors and such a massacre of concrete that one simply could not dream of making useful transitions by means of grouting. I decided: let us leave all that brute. I called it ‘beton brute’ [bare concrete]. The English immediately jumped on the piece and treated me (Ronchamp and Monastery of La Tourette) as ‘Brutal’ – beton brutal – all things considered, the brute is Corbu. They called that ‘the new brutality’. My friends and admirers take me for the brut of the brutal concrete!"

 

“未加工的混凝土(Beton brut)诞生于马赛的团结大学(Unite d'Habitation),那里有80名承包商,而且对混凝土的屠杀如此之大,以至于人们根本无法期望进行有用的交易通过灌浆,我决定:让我们留下所有残酷的东西。我称其为“裸露的混凝土”(‘beton brute’ [bare concrete])。英国人立即跳起来骂我,并把我(朗尚教堂和拉图雷特修道院)视作“野蛮的”(Brutal) –野蛮混凝土(beton brutal)–考虑到这些所有的,意味着柯布是一个野蛮人。他们称之为“新野蛮”。我的朋友和仰慕者把我当成使用野蛮混凝土的野蛮人!”

 


马赛公寓 Unité d’Habitation

Marseille, France,1946–52



1952年臭名昭著的文章中,弗兰克·劳埃德·赖特(Frank Lloyd Wright)将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Unitéd'Habitation称为“马赛滨水区的大屠”。

这种块状的公共住宅楼激怒了许多批评家,但建筑师认为,这是实现他所构想的乌托邦城市中重要的一步。



未加工的混凝土(Beton brut)的发明确实增加了勒·柯布西耶对后来的野兽派(The New Brutalism)运动的影响,这一艺术流派是由雷纳·班纳姆(Reyner Banham)和彼得·艾里森·史密森(Alison Smithson)创造的。

 

混凝土模具也在马赛公寓的建造中第一次运用,柯布西耶希望将这些木制模具的痕迹留在混凝土表面来形成材料的要素。他很讨巧地把一个似乎本身并不像砖石一样有一定使用逻辑的材料变得有了逻辑。他曾在汉诺威的讲座里提到过,混凝土表面和模具的关系。当混凝土被倒入模具中,那么这些精细的模具材料比如木材,混凝土风干后就会把痕迹留存在表面上。这一点和把混凝土的骨料暴露出这一做法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可以看到模具在暴露混凝土中的重要地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马赛公寓的结构设计最初不是由混凝土制成,而是由钢制成。但在战后法国陷入困境的情况下,被证明过于昂贵,因此选择了更便宜的材料。





拉图雷特修道院 La Tourette

69210 Éveux, 法国,1957



在上世纪50年代,他同时进行着两个项目,拉图雷特修道院项目(Convent de La Tourette)和昌迪加尔系列项目(Chandigarh),主要是采用预制水泥板建造,通过使用“未加工的混凝土”来唤起对已经消失的手工艺品和天然石材的记忆。正如纳撒尼尔·科尔曼(Nathaniel Coleman)在他的《乌托邦和建筑》一书中所解释的那样,“拉图雷特充分体现出了水泥的形式与特性”,“虽然建筑是水泥建造的,但它在这里是以石头为概念,这种新的石头,更便宜和更易于操作,是工艺改良以后的完美建筑。”



拉图雷特修道院内部



裸露而简陋的建筑物中的某些特质,是勒·柯布西耶对工匠人为失误的欣赏以及对模板伤痕赞扬的结果。尽管他的修道院承包商非常精通在公共基础设施中使用混凝土,但将其应用于建筑业却是新的尝试,整个建筑的混凝土表皮均具有不同的饰面。虽然一些裸露的机械系统是偶然的,但一些增强粗糙和复杂机械之间的对比却是故意为之,例如通过将裸露的灯泡直接安装到混凝土中。材料的原始性塑造了空间的精神本质,并提升了人们在修道院修道时的心境。



廊香教堂 Notre-Dame-du-Haut

Ronchamp,France,1955



廊香教堂是勒·柯布西耶尝试突破混凝土表现力极限的实验缩影。看上去虽显质朴,如原始洞穴徒有四壁形式,但能体现出一种独有的立体感与凝固感。外观采用一种切割的形式,一块整体壳体悬浮在上面,三堵墙由混凝土柱支撑中间填充了碎石,第四堵墙面是水泥砂浆喷制于混凝土表面。屋顶是由内部水泥梁和预制梁支承的两个薄混凝土片,它以类似织物的形式背离了这种坚固性。在这个建筑中持续的使用混凝土带来了不断地惊喜。



巴格达体育馆 Baghdad Gymnasium

Baghdad,Iraq,1956



·柯布西耶为巴格达的体育馆设计的草图

显示了他对混凝土丰富表现力的理解



·柯布西耶(Le Corbusier)在混凝土的运用中,始终回应着其诗意原始的本质。他在《走向新建筑》中写道:

 

"You employ stone, wood and concrete, and with these materials you build houses and palaces. That is construction. Ingenuity is at work. But suddenly you touch my heart, you do me good, I am happy and I say: 'This is beautiful.' That is Architecture… By the use of raw materials and starting from conditions more or less utilitarian, you have established certain relationships which have aroused my emotions. This is Architecture.”

“你使用石材,木材和混凝土,并用这些材料建造房屋和宫殿。这就是建筑,这就是创造。但是突然间,你触动我的心,你对我有益,我会很高兴地说:这是美丽的。那就是建筑……通过使用原始的材料,或多或少都有功利因素在里面,你和它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这就是建筑。”



图文资料来源/参考

fondationlecorbusier.fr

architecturaldigest.com

archdaily.cn

wikiwand.com

www.douban.com/note/704023787